好像已經遺忘有人可以好好聽我說的滋味,

原來,這種全然被傾聽的時刻,是如此的美好。

弔詭的是,平常都扮演著傾聽者的角色,

工作時,要專注的傾聽學生、個案、服務對象,

私底下,我也不太愛說話,只喜歡靜靜聽著,

就連諮商、督導的時刻,

妳也很清楚時間的有限,所以也絕對不是懷著暢所欲言的心情談話,

表達是被思考過、精煉過的語言,目的是希望可以解決問題。

除此之外,說與不說,還得看對象是誰,

最重要的是聽不聽的懂(自己頗有自知之明)

然後對方願不願意聽、聽了之後的反應為何......

所以啊,要能好好敘述關於「我」的故事,絕非易事。

 

夥伴為我挑的渴望  

我說了最近情緒紅燈的故事,

然後是夥伴幫我挑出來的渴望,大致是符合的。

其實這件事,我已經抱怨過很多次了,

也因為太生氣,所以自己也花了很多時間反思,也早就頓悟了新的發現。

但是,我從來沒有如此心平氣和、如此完整的把故事說完,

非常感謝夥伴溫暖的聽我說,而且聽懂我的在乎。

原來,可以好好的把故事說出來是這種通體舒暢的感覺,

當故事充分被傾聽、被理解後,

心的某個暗黑角落漸漸有了陽光、慢慢注入了溫暖,

彷彿接受了一個大大的、深深的擁抱,好開心...真的好開心。

然後,我再也不需要敘述這個故事了。

heng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