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清楚是哪一天開始感冒的

就在家長日(3/17)的前二天

就在最忙碌、壓力最大,而且是生理期的前幾天(最脆弱)

週四已經感覺到喉嚨痛、全身疲憊,

已經警覺到不妙、要趕快去看醫生,但達觀沒開

週五下午休假、趕緊去看醫生、吃藥

但週六的家長日的國三升學報告+高二升學報告+一連串與家長的談話後

除了體力耗盡外、咳嗽加遽外,我感受到心力交瘁、已然完全虛脫

自此病情加重!

那一天,我在思考的是「有必要為了學校賣命成這樣嗎?!」

不只是生病的問題,而是病毒侵襲最弱的支氣管、好不容易養好的肺又被大大傷了一回

此外就是氣力耗盡,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把氣養回來?!

但我可以請假嗎?!仔細想想有人可以代替我報告嗎?!

答案是:「沒有」!!全校沒有一個人比我更熟悉整個國三升學了

如此重要的我,卻領著最微薄的薪資;

更何況學校老是無視於輔導老師的努力,只要無理家長說了什麼就要我們立刻滿足,

如此,到底為何要賣命?!

「到底為何要賣命?」是這次生命不斷問自己的話

從週六晚上起,我什麼事都不能做,只能躺床、偶爾看一下電視或手機

流失的氣力讓我翻開閒書的力氣也沒有

咳嗽+鼻塞+流鼻水+噴嚏+沒有食慾,不舒服的症狀反覆交替出現

從3/17晚間開始,直到昨日(4/5)才終於恢復7成力,

我終於有力氣看書、有力氣出門、有食慾吃下營養的食物。

在這期間,我第一次密集的請了2天的病假

而每天就是在上班把能量消耗完、晚上睡整晚養病、然後隔天再去學校把能量消耗完.....如此循環

家長致電可以不接電話嗎?!課程可以停擺直接自習嗎?學生就是要找妳處理人際問題(堅決不想找其他老師)能說不嗎?

基於責任,有很多不得不的選擇,於是只能邊咳邊說話、用意志力過完每一天

但把自己搞成這樣,何必呢?!

我捨棄了幾場新書發表會(已報名的、不用報名的)、可能與久違朋友相聚的機會、

半年前就報名、期待很久的正念工作坊(還好有找到朋友願意參加)

失去的絕不是錢的問題(雖然加總起來浪費了有6000元吧)

而是我想要做的事情,因為生病+過敏,通通都不能做!!!!!!

連帶的4月幾場重要的工作坊也不敢再報名,因為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康復的我,怎有辦法預期可不可以參加呢?!

覺得很生氣又很無力!!

我啊,是奉獻了自己也不求回報,但我可沒有大愛到把自己賠了進去!

 

上一次重病,是上天要我學習如何取捨

這一次重病,我覺得上天是要我學習如何回歸到「零」

上天啊上天,這任務會不會太難了啊!!

祢不斷讓一些訊息出現在我身邊,例如:佛學的無相、零極限的「空」....

我想忽略都不行

可是啊可是,我有很多的牽掛、有很多的不滿、有很多的抱怨、有很多孤單、有很多的疑惑......

這樣是要怎麼清理、怎麼走向「零」呢?

太困難、太巨大的課題了

有點手足無措、有點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學習了...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engheng 的頭像
hengheng

Hengheng's World

heng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